卿雨0109全文完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2-29 08:16 编辑

箜朝和允十二年八月,天庆皇帝大婚,娶的是功臣相府之长女,年方九岁的裘卿

雨.

九岁的卿雨受过严格的闺秀教育,但,毕竟只是年幼,时逢初婚,怎样相夫,在

她稚嫩的脑中,只是书本香囊上的妖精打架罢了.

皇帝长她十岁,翩翩少年美如玉,却具有极其兇悍的性格,以及极其生勐的欲望

九岁的小女孩胸乳都未长齐,稚嫩的花骨朵在皇帝贪婪饥渴的目光下,不但沒有

张开,反而吓得缩了回去.

皇帝淫靡一笑,粗长的指直破脆弱的薄膜,卿雨来不及尖叫,更加粗硬燥热的丑

陋茎体闯了进来.

根本容不下的穴开始汩汩往外流血,小卿雨只坚持了几分锺,承受不住皇帝十几

下的暴力顶送,就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昏了过去.

两年后,御花园,秋千椅.

漂亮的小女孩表情纯净快乐,身后的宫女推着她的背,秋千飞起,她笑得咯咯直

响.

「卿雨.「男子低沈的声音.

「见过陛下.「卿雨跳下秋千,烦琐华丽的裙裾掩不住女孩天真的习性.

「过来.「皇帝拉着她到了一人高的月季丛裏,迅速地撩高她的裙,裤袋一拉,

急不可耐地露出硕大无比的阴茎.

「陛下.「卿雨的声音带着羞涩,又有些春情.

「卿雨,小东西,总是紧得让我进不去,进去了又特別会吸,肉壁一层套一层的

,最爽最下火的就是你了.「皇帝一边说,一边扶正自己的阳具,对准不如他小

拇指大的穴,一点点送了进去.

「哦!陛下那裏太大了,卿雨的穴受不住.「女孩慌乱地撑着自己,看着比小穴

大了十倍有馀的巨物,连头都十分进不去,被她一挤就弄了出来.

「放松,会进去的,我就喜欢这个过程,你真是个小妖精.「皇帝开始兴奋,促

力,龟头啪的一声被小穴吸了进去.

「还说进不去我看你是急不可待了吧「皇帝压下了卿雨,又舔又亲.

一炷香过去,皇帝总算进去得七七八八,仍有一段丑陋地露在穴口外面,挣扎着

往裏面进.

「陛下,你的阳物顶到卿雨的肚子了,看,一动一动的,像不像怀了孩子「卿

雨满面潮红,动情地说着下流话,故意刺激皇帝的性欲.

这两年,相府派了深精男女媾合的女师傅在一边教育,各种尺寸的假阳具不知试

了多少,她已经被训练成外表清纯端庄,骨子裏风骚淫荡的小浪女,虽然只有十

一岁,准确说只是个孩子,但却十分享受性交,如果皇帝几天不临幸,她就会用

假阳具满足自己,一天至少要个一回,有的时候,还让女师傅戴上,专门供她淫

乐,当初的羞涩,早就消失殆盡,只是男人都喜欢女人羞羞答答,她才在皇帝面

前做做样子,其实早就想要得不得了了.

「哦!宝贝,心肝,吸得我好紧,要断了,不行!「皇帝在她身体裏大动,气喘

吁吁,用最大的力气往前沖,弄得卿雨小小的身体都飞了起来,完全承受不住这

样的粗暴用力.

「嗯,嗯……陛下,卿雨不行了,陛下好棒哦,幹得卿雨的穴,一直抽搐,流出

恶心的粘液,陛下,喜不喜欢卿雨的穴要不要流得更多卿雨,卿雨到了!到

了!」女孩的身体被开采得过度,一点点刺激就会达到高潮,敏感得连平时裙裾

的擦碰都会引起酥痒,她长期使用红石粉,一种加强阴道敏感度的秘药,会让女

人时刻处在交合的湿润期,供男人随时随地插用,这也是两年来,虽爲皇后,却

独霸后宫的卿雨的秘密武器。

「喜欢,太喜欢了!幹死你这个贱人,逼那麽紧,又那麽淫荡,就喜欢被我插得

死去活来,是不是!幹!幹!」皇帝不要

命地在女孩狭小却又淫液滔滔的穴中抽送,只因爲那裏太紧,太会吸弄逢迎男根

,而且肉壁丰满,缓缓紧扣,越深越紧,哪个男人会不拼命不知道卿雨长大会

是怎样的一个荡妇呢!

「啊!卿雨又到了,好大的肉棒,插死卿雨吧!我要死了,死了!被陛下的大阳

具插死了!好舒服啊……到了!」卿雨双腿乱踢,无数遍地达到高潮,下体喷出

大量精水,阴道更加缩紧,非要将男精吸出才罢手。

皇帝双手抓着刚刚发育的玉乳,身下巨棒抽送往复,好像是一根撼铁进入蚌壳般

,水淋淋红彤彤的,十分猥亵下流。

皇帝每次洩了精,都要再战一场,因爲越多的高潮,会让卿雨越兴奋,越淫荡,

下体越紧,喊得越浪,这就是他喜欢这个小皇后的原因。

御花园风流过去不久后,卿雨的肚子总算种上了皇根,十一岁第一次怀孕,谁想

就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五个月后,南巡的皇帝回宫,在迎接的队伍中看到了带头的卿雨,紫色纱衣,胸

乳突然丰满突出,垂垂的下摆,仍然掩不住大起来的肚子,随着走动一晃一晃的

,身姿笨重而又性感,让皇帝的男根,瞬间直立,恨不得将这样淫荡丰满的小皇

后立刻正法。

凤仪宫,卿雨的寝殿。

「啊,啊!陛下……刚回来……就……幹卿雨,累了吧卿雨……卿雨的逼又痒

了,陛下快一点,深一点,不要管我肚子裏的孩子,幹我啊!幹我!」卿雨褪了

衣物,赤条条的身体像是突然被吹大的球,圆润得不像话,大屁股拼命翘,肉感

润泽的双腿死死夹着一根不成比例的巨物,前后掏弄,搞得她淫叫连连。

「好久沒被幹,又变得这麽紧!卿雨,你不是怀孕,是吃胖了吧我喜欢!」皇

帝哈哈大笑,促动着大根不断进出。

「卿雨已经五个月了,肚子很大,对吗陛下喜欢吗」卿雨下意识用手抚摸突

出下垂的孕肚,就是因爲怀孕,她对性爱的要求更多了,简直每天都要搞上好几

次,却怎麽也不满足,还是真人的肉棒好,有感觉,能够满足她越来越高涨的性

欲。

「喜欢!不行了,小穴又抽了,卿雨到了,我们一起!」皇帝怒吼着射出浓液,

射出了卿雨的穴外。

「嗯!好喜欢,陛下多射些,穴好渴,要喝陛下的精液!」卿雨不安地扭动着,

将精液倒吸回身体,这样会让她更加兴奋,更加适应性交,并且更加饥渴。

皇帝呻吟着沖了上来,又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娘娘的乳房好大,是原来的三四倍。」宫女霜儿捧着沈甸甸的双乳,乳头突出

呈深紫色,乳房周围是血脉融经,一看就知道已经离生産不远。

「嗯!啊!不要停,好涨,继续搓。」卿雨怒顔命令。

宫女赶紧加大按摩孕乳的力度,转着圈揉着,时不时捏住尖头,将乳汁喷出,缓

和皇后的酸胀感。

巨大的孕肚几乎有正常孕妇临盆时的两倍大,现在的卿雨完全不能起身,身子太

小太瘦,这个孕肚甚至超越了自己本身的体重,根本无法直立行走。

另两名宫女在两侧帮忙按摩孕肚,着重推拿胎儿的头脚两极。

下身另有一专门的仆妇,拿着硕长的,甚至比皇上阳具还要大的黑耀石假阳物帮

卿雨畅通産道,不知爲何,也可能是使用红石粉的后遗症,卿雨的産道非常紧,

也非常湿,长年累月不断流出粘液,就算不是经期,也得用阴道袋包住以免弄湿

彩裙,皇帝知道她如今又怀孕,又变得如此淫荡饥渴,也不能时时刻刻宠幸,就

想了这麽一个方法,既可以宽慰卿雨越来越强的性欲,又可以止住淫液四溅,还

可以开通産道,爲生産做准备,这个方法可是让卿雨时时刻刻都享受到交合的快

感,满意极了。

卿雨哼哼唧唧地享受着,怀孕真好,随时随刻骚穴都会被插,都可以达到高潮,

她的生活幸福极了!

重重纱帐外是前来探望和秉事的妃子宫人。虽然她小,却很精明,头脑在长期高

潮的刺激下转的飞快,而且皇帝也宠她,信任他,后宫,就是她卿雨的天下。

「嗯,嗯,啊!」卿雨突然高声叫起来,因爲小穴又丢了,仆妇赶紧将大阳具抽

出一些,却被卿雨责骂:「插进来些!快点我不行了,还要!还要!」

仆妇赶紧狂插,蜜水渐得她满脸都是。

孕肚一晃一晃的,卿雨带着细长指甲套的手轻轻抚摸,安慰着受惊吓的胎儿:「

娘亲必须不断高潮,才能将你们生下来,不要怪哦!啊!啊!娘亲要丢了!丢了

!」

又一次高潮到来,孕乳射出大量浓稠的乳汁,射了正帮按摩孕肚的宫女一脸。

沒人敢擦,卿雨的地位尊贵之极,说一不二。

「啓禀皇后,德妃求见。」

「宣!」卿雨示意两边的宫女,她们取来如意靠枕赛在她的背部,将她扶坐起来

。又拉了透明的蚕丝被,盖住卿雨全身,再继续手中的工作。

卿雨浓妆,美艳之极,无人可比,正是因爲雨露滋润的结果。高耸的云髻纶着五

彩朝珠凤冠,金钗玉钏,实在华美非凡。丹红色的三寸金莲露在外面,仆妇取来

金丝袜爲她穿,她却不喜欢,踢开了。仆妇只好取来脚枕,一种很高的「丫」字

形支撑物,两脚一边一个,将整个腿擡起,岔开的腿顺利地露出通道,供阳具进

出而又不会引人注意。

德妃恭谨地绕进纱帐,赴地而跪:「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卿雨哼了一声,德妃擡头,望着躺在精緻华丽的巨大凤榻中,小腹高耸入云,全

身丝金遍裹,玉户处有深色巨物出入的皇后娘娘,朱唇呈圆形,戴着极长极细甲

套的指缓缓地在大肚子上面移动着,眼睛裏有情欲又有精明,真的是美艳非凡,

气势如虹。

「妹妹恕我哀家子重,不能起身了。」卿雨客气,其实德妃比她大五岁。

「皇后娘娘身怀龙种,乃最金贵的身躯,怎敢打扰!这次来,是带了我家乡的保

胎圣药,希望娘娘和皇子母子平安!」德妃很聪明地奉承着这位叱咤后宫的主子

,看她才十一岁就如此淫艳妖浪,不知道以后会怎样霍乱后宫呢!

「嗯!好!啊!不行!要出来了!」卿雨全身一紧,两边按摩孕肚的宫女赶忙停

下,扶着她的手,帮她按住抽搐的双腿,原来卿雨又高潮了,不知道的人还以爲

她要生了。

德妃看着丝绸下卿雨莹白的腿间流出大量的分泌物,那个黑色巨物些许推出,又

忽然挺进,这时听到皇后娘娘高昂的叫床声,作爲女人,她却永远享受不到这样

的「性福」,嫉妒得她暗暗咬牙,下体也痒起来。

「德妃想不想跟哀家腹中的皇子打声招唿」卿雨眼媚如丝地望向她。

德妃乖巧地凑近,将耳朵贴在巨大圆磙的孕肚上倾听,这才发现,由于怀孕,皇

后的肚脐早就翻出,可不知爲什麽,却更显得性感诱人,连她这样的女人,都想

抱着腹大如鼓的皇后求欢一番。

腹中的小家伙很不老实,直接踢了德妃一脚,德妃吓得赶紧起身,只听卿雨淫荡

地咯咯笑起来:「我怀裏可是两个皇子,位置小了点,所以他们才不老实。」

德妃恭顺地点头,对皇后笑裏藏刀的压迫感感到害怕。还记得皇后初进宫时,她

还是皇帝的才人,那时的卿雨,多麽纯情,对人是真的好,现在变得阴阳怪气,

深不可测,又对情欲非常执着,真的让她害怕。

「德妃告退。」

「不送,妹妹走好。」卿雨惨白的妆容上闪过残酷的笑容,她不喜欢德妃,因爲

皇帝正宠她。

于是德妃,在不久后莫名其妙地自缢在宫裏,沒人知道是爲什麽,除了皇后卿雨

她家的势力,大得很呢!有必要,甚至可以让她当女皇!

皇帝每天都要来「看望」卿雨,特別是在她足月即将分娩之前,他已经被这个散

发着母性眩晕妖媚的女人,哦!或者说「女孩」迷住了,她的硕大如盆的孕肚,

时刻分泌乳汁的浪荡巨硕的峰乳,细长的腿,美艳的脸,特別是……溪水长流,

又紧又滑的産道,只要在裏面插上一回,就知道什麽叫欲仙欲死。

卿雨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蛊咒,深入他的心,他再也离不开她了!如果……

她能永远怀孕下去,永远都这麽圆润性感,晃着肥大的臀部取悦他,吸他,他就

满意了!

皇帝如愿以偿,卿雨産下两皇子不到五个月,又怀孕了。

这次,皇帝加派了人手,卿雨的寝宫全面装修,变得如仙宫一样奢华糜烂,裏面

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仿真器具,供只有十二岁的皇后,时刻享用。

此刻的卿雨,下体被塞入一根巨硕的阳具,哼哼唧唧地正在给皇子喂奶,两个小

家伙叼着突出大如牛乳的奶子卖力地吸着,异性相吸,他们对这个性感妖媚的小

妈妈喜欢极了。

「嗯!嗯!慢点!慢点!唔……妈妈被你们吸出来了,好棒啊!儿子,妈高潮了

!」卿雨往后仰,被宫女牢牢扶住,全身狂颤,小家伙仍在如狼般吸着。

「你们,把皇子带下去,帮我清理幹净,我要出行。」今天她的安排是去相国寺

进香,但她刚怀孕,再加上身体经过一次分娩,变得更加敏感饥渴,也不知道需

要带多少的东西才能满足自己。

「是!」美艳的宫女们答应着,十分顺从。

有些帮助在她与上身完全不成比例,就好像在乳房上又加了层乳房的孕乳上抹上

香精,戴上乳头套,这是爲了保养乳头,防止硬化,又美观,而且随时可以哺乳

,或者——被皇帝吸,卿雨的乳头,最近变成了皇帝的最爱,要一边插小穴,一

边吸他才满意,像个大小孩。事实上,她的乳房经过上次生産,像野草一样疯长

,原来只是结实的小馒头,如今却变成了骇人的巨无霸.

有些扶起她依旧纤细,却支撑着外扩翘挺的柳腰,缠上护腰带,保护胎儿。

有些帮她清理下体,那裏湿得不行,必须埝上一种厚实的棉絮,裏面放了特殊的

安神吸水药草药的阴部袋,类似婴儿尿布的东西,却也做得很精緻,这样的东西

,月经时也能用。

「嗯!嗯!啊啊啊啊……不要!」卿雨淫叫一声,吓得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那个东西就留在我裏面,不许动!」卿雨现在已经一刻都离不开假阳具的爱抚

,离开她就会死的!

「可是,今天是去礼佛啊!」领头的女官大胆地问。

「嗯」卿雨犀利的眸子望向她,后者立刻噤声。

繁杂的衣物,鹅黄晃眼,头戴凤冠的卿雨,十指金玉遍布,微微打开十指,宫人

便知趣地将她所坐的凤舆擡起,身后雌葵对对,跟着庞大的阵容,往相国寺开去

旅途无聊,体内碰撞的巨物又将她送上几次不高不低的顶峰,她闭着眼,接过僧

人递过来的香,跪下爲皇子祈福:「希望他们快点长大,好满足我这个娘亲!佛

祖!我爲什麽变成这个样子以前从来不喜欢性交,现在离开一分锺都会受不了

!难道我天生就是做爱和生産的机器吗」

她正要起身,却感觉下体传来激烈的抽搐,射出一片淫水,她知道自己高潮了,

现在高潮的间隔期越来越短,皇帝越来越不能满足她的性欲,可她才十

二岁啊!心中的野心,身体的野性,她怎麽会变成如今这幅浪荡淫涓的样子

都怪这吃人的宫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沒有选择,只能淫荡下去!

厢房密室中。

「方丈,听说你有话要对哀家讲」卿雨倨傲地问着地下跪着的老和尚。

「是!」老和尚擡起头偷瞄了皇后娘娘一眼,巨乳分泌的汁已经将胸部的衣物染

成两个湿圈,淫荡无比!好一个风骚的尤物!以后这天下就是她的了!

「说吧!」卿雨有些不耐烦,她身子下面越来越紧,必须要找到皇帝交合,狠狠

被插才行。

「皇后,您将来是君临天下的女皇!」老和尚朗声道。

「大胆!这是颠倒纲常之举,哀家怎可爲之」卿雨大怒,凤眉倒竖,完全不像

十二岁的女孩,倒像风尘阅盡的熟女。

「皇后听我一言,此乃天机,皇后福德身厚,必定子孙满堂,而且,皇后欲望强

烈,一定会有机会问鼎巅峰!」老和尚很肯定地说。

「住嘴!」卿雨已经准备将这个疯和尚治罪。

「皇后,你的欲望过剩,如果不想过早颠覆王朝带来血腥之举,就要多顺从自己

身体的欲望,实属天下百姓之幸!」老和尚急急地说。

「一派胡言!你该当何罪!」卿雨拍桌,却有了几分帝王之气。

老和尚跪地,却露出神秘的微笑,转身打开了一个暗门,几个身材壮硕,拴着铁

链的男人爬了出来,他们穿着黑色开档皮裤,胯间的巨物早已勃起,似乎闻到了

女人的体香,激动不已。

「皇后以后有所需就来我这,必定让您满意!只是希望皇后遵守诺言,延缓登基

的时间。」老和尚说完,竟然白光一闪,消失了。

几个男人如饥似渴,爬到卿雨的身上,连衣服都不愿花时间褪,其中一个扯掉了

她阴部的锦袋,另两个只将她酸胀的孕乳释放出来,衬着华贵的衣物就是一阵勐

吸。另外一个贴上了她的唇,尖叫最终变成了呻吟,她需要男人,全身上下每一

处细胞都需要被精液灌注!

她就是这样一个淫荡到不可救药的女人!上吧,男人们,我的宠物,满足我的性

欲,让我的心,变得平和一些,也许……那个老和尚是对的!

四个男人轮流幹着卿雨,她的穴像瀑布一样流着淫水,男人们兴奋地将液体喝下

,其中一个,还帮她舔菊穴,她这才想起,下次要皇帝连菊穴一起幹才舒服!

另外两个一直贪婪地吸着她巨大的乳房,她怜爱而又居高临下地望着男人们对她

的崇拜,一次次的高潮让她爽到叫不出声音,她的小穴终于被操大了一点点,但

只要男人一离开,那裏就会缩得比处女还紧,让她十分不舒服,尖叫着:「幹我

!幹死我这个变态淫荡皇后!我需要男人,让男人都来幹我!幹死我!我的玉逼

一刻都不能离开男人的大阳具,快!快操进来!幹我!」

男人们像发情的公狗一拥而上,她被无数的精液充斥,最后,总算满足地倒在男

人的怀中。

她已经彻底堕落成一个比妓女还要像妓女的荡妇,又是这个国家的国母,一刻都

离不开阳具的国母。

卿雨皇后回宫,日子在与皇帝的颠鸾倒凤,以及抚育两皇子的过程中熘走,不知

不觉,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

皇帝的大肉棒从她的穴裏抽出,立刻帮她带上了特制的玉阳具,然后装上阴道袋

,笑着说:「皇后你一天到晚流水,会不会很伤啊」

「陛下,叫我雨儿,雨儿又想要了,想陛下用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插我,好痒,好

空,雨儿要!快,啊……雨儿已经高潮了!」卿雨像母狗一样跪在皇帝前面,巨

大晃动的孕肚一荡一荡的,十分诱人。跟肚子平齐的,又圆又大又挺的乳房滴着

乳汁,皇帝的阳具立马大了起来。

「幹死你这骚货!怎麽都喂不饱!哦!我最爱的雨儿,我的小心肝,我来了!」

皇帝一下子插进去,那裏很紧,把他弹了出来,他又急躁地进去,这才说:「雨

儿的阴户比那些破身的处子都紧数倍,像你的小菊穴一样紧,湿,爽!我要幹了

!插死你这个贱货!大肚子!浪逼!」

男人飞速地抽插,捏着石头一样硬的奶子,爽得乱叫:「哦!骚货!看你这对巨

乳!是朕从来沒有见过的!怎麽会这麽大以前还那麽小!现在,比牛乳还要大

!还青筋环绕,跟朕的阳具一样!要死人了!每个看到你的人都会被你迷死的!

你生了个人人都想幹,都想吸的身体!你才十二岁啊!雨儿!我的好皇后,射了

,射了!啊……」

"皇帝!我也到了!啊!操死雨儿的逼!雨儿的阴户呦……爽啊!丢了,丢了!

丢了!皇帝!"卿雨爽得嘴角流涎,翻着媚眼,倒了下去。

大肚子立马变成一张饼,乳房翻出,射着汁水,下体也向外狂喷,皇帝的大阳具

都塞不住。

被皇帝满足后,雨儿的逼仍然缩紧,而且淫液横流,孕乳涨得了不得,小嘴也痒

,想要被东西塞住——这是这几个月,同时和相国寺的男宠欢爱的结果,说实话

,现在一天一个男人再加上全天候的假阳具已经不能满足她,必须多个男人,还

必须操她的嘴和后庭。

她已经是个完全的荡妇,除了政权,最爱的就是男人的阳具。

于是第二天还是去了相国寺。

这年春节,宫内大摆宴席,大肚腆腆的雨儿,挺着比肚子还大的奶子,穿着华丽

的流仙裙,一种突出胸乳和腹部曲缐的裙子,在皇帝的悉心搀扶下,登上了御座

,依偎在皇帝怀中,接受群臣的朝拜。

晚宴进行到一半,雨儿阴部的袋子就被浸湿了,巨大的黑色假阳具已经不能满足

她兴奋的心情,再加上小皇子缠着要吃奶,她就提前挺着肚子,在衆人地搀扶下

进了内廷,但这一切,都不能逃过底下一个年轻人的眼睛,他的阳具在看到性感

得一塌煳涂的雨儿时而肃然挺立,他不知道,自己的妹妹,纯情瘦小的妹妹,进

宫短短几年,会变成如今这个,有着母仪天下气势,而又浪荡美绝的女人,只要

看到这样的女人,看到她的小嘴,她几乎撑破衣物的奶子,还有傲人的孕肚,凸

翘的屁股,再加上丛林下的湿润,每个男人,都想上去狂幹一场的!

年轻人绕过衆人,来到皇后的寝宫。

此刻,雨儿正在哺乳,两个小皇子已经一岁多了,却仍喜欢吃奶,而她的奶头,

被他们叼得又大又尖,深紫色,十分性感。

小家伙吃好了被带下去。她解开束缚将自己放松,她已经足月,正在等待临盆,

性欲,却更加高涨.

躺在凤榻上,立刻有宫女帮她取掉阴部袋,铺上幹净的棉毯,下面再塞几个玉枕

,将她肥大巨硕臀部移上去,用专门的玉锤帮她按摩孕乳,但因爲乳房实在太大

,她们必须使用一种特制的,专门用来并拢皇后巨乳的凹形枕,才能将那对大奶

子固定在裏面,方便按摩。

老嬷嬷小心地将大黑阳具取出,换上一个更加庞大,只能用「惊人」两个字形容

,是皇帝大肉棒三倍的大阳具,吃力地往裏送——皇后的産道已经不能被小物体

取悦了。

「啊!啊!慢点!好满!进不去啊!怎麽这麽大跟孩子一样!」雨儿嗔怪。

「皇后不是说对这个沒什麽感觉吗老身新做的。」老嬷嬷害怕地答。

「嗯!舒服!快点!抽插啊!」雨儿屁股一顶,穴儿一张就将大阳具含进去七七

八八,有一部分顶入了子宫,胎儿动了起来。

「唔!娘亲享乐呢!乖!娘亲要大阳具才能生下你啊!啊!好大!好爽!插我!

用力!」雨儿舒服地将放在脚踏上的腿翘了起来,完全露出阴户,便于巨大的阳

具出入,爽得她脚趾都翘了起来。

可她沒爽上多久就发现身边伺候她的人都沒了动静,她吃力地撑起自己,可却像

只笨重的母猪,只能擡起些许自己,眼前看到的,仍是自己被并拢的,无比高大

乳房,像一座小山,挡住了视缐.

她的身子太重,平时娇生惯养,这个时候自然急火攻心,厉声命令:「都幹吗呢

!快啊!快操我的逼!我的奶子要胀爆了,孕肚快要掉下来了,你们谁负责得起

!」

意外中,听到一熟悉的男子沙哑情欲的声音:「雨妹,我是你丹青哥哥啊!」

「啊!哥哥!「雨儿这时才看到了,主动移到她视缐范围内的英俊少年,正是她

同父同母的哥哥,长她六岁,之前在家,她最爱粘着这个哥哥了,他也很疼她,

沒想到一入宫门深似海,沒有皇帝的特许,事实上,是皇帝舍不得让她回家,要

她时刻在身

侧满足龙欲,这一別,竟然快四年了!

记忆中青涩的少年长成了气度非凡的男子,雨儿立刻心旌荡漾,又羞到无地自容

——自己如今变成这幅淫荡的模样,和之前那个可爱稚气的少女,完全不像是一

人!

可她怎麽会不理解此刻丹青哥哥眼中成熟的情欲,她又已经变成一个只喜欢大阳

具的骚逼,这个机会,她不会放弃!

于是含羞地瞥过头道:「丹青哥哥別看,雨儿怕羞!雨儿如今怀着龙种,肚子又

大,奶头又硬,下面的逼还不断流水,和以前的雨儿太不一样了!会吓到哥哥的

!」

裴丹青咽了咽口水,眼前的身子是一幅怎样诱惑男人犯罪的躯体啊!腿长,逼小

臀部翘,腰圆,腹部隆起,乳房甚至比肚子都要大,脸儿更是一幅春样,堵起的

唇似乎在邀请大鸡巴插进去!

他的雨儿,第一性感淫荡的皇后妹妹!

「雨儿!哦!让哥哥操你的嘴!张开!雨儿,哥哥不行了!一定要操到你才行!

「裴丹青解开裤带,露出修长的阴茎,沒有皇帝的粗,却特別的长,像马的那裏

「哥哥!啊!哥哥的那裏好长!雨儿吃不下去!「雨儿羞答答地娇嗔着,却主动

张口迎接长物,开始用舌尖绕着龟头舔,再像吃糖一样,咂巴咂巴嘴地将阳具吞

进去.……「唔!哥哥的东西好甜,正是我要的感觉!「雨儿兴奋极了.

「哦!小雨儿,你怎麽会变得如此会侍奉男人男人一个个都会把你操死的!见

你就想幹!哥哥来了!「说着主动摆臀,抽送自己的阳具.

雨儿含紧了阳具,一双水灵灵的凤眼可怜兮兮地望着身上大动的男人,其实心裏

淫荡无比,凹陷的双颊,不断勾引的灵舌,一吸一吸的红唇,正说明了这点.

「雨儿!你太棒了!我要操你!你全身就像是爲男人定制的淫穴,哪裏都好操!

「说着他抽出了大阳具,又插到雨儿巨大的双乳间,这裏雨儿还沒有尝试过,皮

肤被磨蹭,一样引起她的性欲.

「哦!哦!哦!好大的奶子啊!好圆,好挺!瞧,一挤就有这麽多奶汁流出!啧

啧……丝丝……呜呜……好香滑的奶水啊!「裴丹青俯身用指尖挤奶,并且一口

咬了上去,开始狂吸.

雨儿浪荡风骚地笑起来,因爲知道,凡是尝过她乳汁的男人,都会一刻都离不开

,只想和她性交!

「哦!哦!哦!我到了!雨儿,我的骚逼妹妹!皇后……啊!」男人颓废地一击

,似乎对自己清纯的妹妹变成如今这样仍人操的荡妇感到遗憾,又回忆起当年,

可爱的小雨儿和他嬉戏玩鬧的场景,怎麽会料想,自己竟然操了自己的亲妹妹!

「哥!帮我移动一下下体的假阳具!雨儿也要高潮!」她看到裴丹青的射精,下

体已经骚到不行,液体流了满地,阴部埝的棉布又湿成一片。

「好!」裴丹青开始吃力地移动那根将雨儿的紧小小逼撑成一个大圆球的巨物,

发现雨儿实在会吸阳具,那巨物想要移动,要用上他的内力才行。

「啊……哥哥,好棒!你的手好有力气啊!快点!雨儿要丢了!小浪逼要丢了!

雨儿……雨儿好淫荡,现在一刻都流不开大鸡巴,哥哥,你知道吗雨儿不想这

样,可沒办法,雨儿是皇后啊!啊!逼好痒!哥哥,插到我的菊花裏面,我去了

!啊!」雨儿最终沒办法挺下去,洩了身子,像一堆烂肉,在那

裏剧烈抽动着。

「雨儿你好性感,好骚,好甜!哥哥操你一万遍都不满足!便宜皇帝了!哥哥以

怎麽不知道,要知道,绝对不让你嫁进宫来!」裴丹青一边嘟囔,一边挺起坚硬

肉棒,对准雨儿上翘的菊穴,一下就插了进去,因爲他的东西不粗。

可是雨儿的后庭外松裏紧,男人一进来就像踩到了陷阱,立刻就狂泻,屁股一摆

摆的。

「雨儿,你怎麽会连屁眼都这麽紧!真骚啊!幹!」他还沒来得及拿出阳具,就

现玉菊穴一墙之隔的阴道,开始抽搐,并且对菊穴施加外力,他的肉棒被一挤,

恢复了活力!

「哥哥,別急啊!雨儿还沒享受到哥哥的好呢!快啊!快幹雨儿那裏!」雨儿促

地一笑,其实她什麽也看不到,眼前只有小山高的大乳房,流着男人的精水,可

就是能够控制自己的逼和屁眼,这也是最近才发现的天赋,她确实是爲性爱而生

女人,全身淫荡无比!

「来了雨儿!我的雨儿!好妹妹!哥哥操死你!操!」裴丹青开始狂幹雨儿的屁

眼,却发现越幹越紧,对面的阴道,已经不知多少次狂抽达到高潮,自己坚持不

久,一下又洩了出来。

越洩越想幹,裴丹青红着眼睛在雨儿身体裏进出,听着雨儿说出的淫言浪语,几

乎是拼了命,一直要幹到底!

雨儿被裴丹青整整折腾了一个时辰,等他下的秘药时间差不多了,估计那些晕倒

的宫女要醒来时才依依不舍地分手,那时的她,已经像一潭烂泥一样,不过性欲

仍然旺盛,裴丹青帮她擦好了身体,又帮她推送了一回大假阳具,她哼哼唧唧地

达到了几次高潮,这才放他离去。

「如今我连自己的亲生哥哥都幹!真是不择手段的骚逼!」虽然这样想,还是让

仆妇将大阳具送进去了几分,全身一夹紧,又洩了出去。

话说雨儿和哥哥裴丹青发生了性关系,她又多了一个裙下之臣,却仍然不够,似

乎越多性爱,就让她越饥渴,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必须学会控制自己过于旺盛的

欲望。

分娩诞下一皇女后,雨儿的腹部恢复得很好,依旧是杨柳腰,不像生过孩子的人

,下面的玉户,让每个産婆都贊叹不已,皇女一出世,就缩成了一个小洞,好像

处子一般紧。只有乳房恢复不回来了,只比生産时小了一点点,但比一般妇人,

要大至少两倍。

从远处看,雨儿有着介于女孩与女人之间的风韵,又清纯又风骚,而身体却依旧

纤细,只有那对晃动的,占据上半身二分之一的巨乳,还有非常丰满的臀部说明

,这不仅仅是一个十三岁的小皇后,还是一个经了风月的女人,骚女人!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